311後 群馬縣血癌3倍增 災民有感 一位日本母親的悲訴.....

轉載: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Tuesday, February 6, 2018

文:宋瑞文 /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 講演講師(福島原発事故関連.日本省エネ.等) 中島みゆき(美雪)研究者 男性同性愛者

從群馬縣避難到神戶的媽媽佐藤美香,在地震發生後的3年間,帶着孩子到海外避難;之後和孩子一道回國,今年春天,又帶着念中學的女兒再次避難到兵庫縣。儘管這對佐藤家的經濟造成很大的負擔,她又為何非得避難不可呢? 請聽她的故事中文字幕影片)。

談起311後家裡遭遇的巨變,佐藤媽媽說:「是在地震發生後的黃金週(5月初的公眾假期)開始的。當時我的女兒上小學不久,黃金週時突然發燒,身體很不舒服,只能躺在床上。」醫生跟她說:「或許嘗試離開這裡,看看妳女兒會不會好起來。」佐藤又剛好聽到廣播,巿長在公佈巿內小學校舍的輻射水準,「女兒學校的輻射水準,達到進位級的差距。」


群馬縣民佐藤美香,泣訴周遭發生的各種疾病。(原版影片、中文字幕版)

編按:*群馬縣民佐藤美香,泣訴核災後周遭發生的各種疾病的原版影片、以及重點精華摘要的中文字幕版 請點選連結進入瀏覽。

關於群馬縣的汙染情形,佐藤媽媽說,她參與縣內的土壤輻射測量,結果自家的放射性銫水平是1500Bq/kg;這樣的數值,已超過(日本法律規定的)放射線管制區數值(615Bq/Kq)。民間調查顯示,群馬多有高輻射污染的土壤。

要補充的是,影響核污染範圍、程度的因素很多,雖然大體上以距離、風向與地形來區分,但還有其他變因,像是核食所導致的內部被曝,有民間測定所表示,即便是住在沖繩的人,也會因為對核食不加注意,而累積體內被曝;或者即便在東京,都曾檢出高達24萬貝克/公斤(超標2400倍)的放射性物質。位在相對遠處的人,也有可能遭遇到嚴重輻射被曝。


由宮崎駿所畫的沖繩的"球美之里"保養所。

佐藤媽媽到夏威夷州毛伊島生活後,女兒奇跡式地回復健康,連她自己也覺得難以置信。離開核污染地有益回復健康,在車諾比跟日本,都有提供災區孩童短期移居,幫助體內代謝放射性核種的保養所,例如由宮崎駿等人協助,2012年底在沖繩設立的〈球美之里〉保養所

佐藤媽媽跟孩子回國後,只不過一星期,女兒便開始發燒,接連患上黴漿菌性肺炎等疾病,健康惡化到幾乎無法上學。在這裡或許會有人感到疑惑,比起正在核污染區生活的許多人,怎會有人如此嚴重?其實不同專家都解釋過,不同個體對輻射敏感度的差異很大;例如大阪醫大的本行忠志教授說明,放射性核種在人體內的生物半衰期,即便是同年齡的人,差異也可高達百倍,遑論其他變因。

佐藤女兒的遭遇,和許多避難居民類似,離開災區後便奇跡式地復原。一位原本住在東京的媽媽下澤陽子,遭遇和佐藤很像,災後女兒生病,一離開就好轉;又有東京醫生從東京或關東3000位小朋友的白血球檢查裡,發現數值異常,但只要到了(無污染的)關西,幾乎都能恢復。


群馬縣2013年急性白血病例是2011年的3倍餘(出處 : http://blog.torikaesu.net/?eid=50)。

和其他避難災民的經驗類似,佐藤媽媽也提到,周圍親友接連生病、罹癌或暴斃;據加拿大日裔學者落合榮一郎的研究,關東在災後的罹癌數值倍增,如群馬縣2013年急性白血病例是2011年的3倍有餘,他寫道:「血癌是輻射影響指標性疾病之一」。


車諾比核災後,因上體育課時突然暴斃的孩子變多,學校依體能給孩子分組。(出處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hv-5bW17Rs&feature=youtu.be&t=4m30s

落合榮一郎又提及另一項輻射影響疾病、心肌梗塞。琉球大學名譽教授矢崎克馬表示,福島縣因為心肌梗塞而暴斃的病例,在2011年增加比例更甚,在2015年達到全國的2.5倍;無獨有偶地,車諾比核災後,因為上體育課時突然暴斃的孩子變多,在烏克蘭可羅斯坦第12學校,依孩童體能給予分組,645人只剩基本組157人可以完全照常上課(見上圖)


"日經科學"報導,宇宙放射線對腦造成傷害,影響認知能力。(出處 : "日經科學"報導,宇宙放射線對腦造成傷害,影響認知能力。(出處 : "日經科學"報導,宇宙放射線對腦造成傷害,影響認知能力。(出處:https://twitter.com/i/web/status/856728244938317824

令人側目的是,佐藤媽媽還提到,災後小孩有智力受損的狀況,「做補習班老師的朋友,對於孩子們智力明顯低下的情形,非常擔憂。」「女兒的朋友說,最近上課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好像變成了老太婆一樣,傻乎乎的。」為此民間團體注意各種相關研究,像是宇宙輻射線對太空人的腦部造成傷害,還有跟認知能力有關的,災後阿茲海默症死亡率急增等等。

這些災後的健康變化,原因究竟為何,可能見仁見智。但就公害訴訟的場合而言,舉證責任在被告(污染方)而非原告(受害方);這點從法國EDF核電工賠償案例可以發現,「法院認為核電公司並沒有提供其癌症死亡的員工與輻射劑量無關的證據,判核電公司敗訴,儘管他們提出了許多科學文獻和核電廠有關衛生安全方面無可爭辯的措施。」

有災民說,就算不是輻射,也應該要釐清病因,然而,福島縣醫師會代表曾反應,日本政府為災民所做的健康調查,還有許多問題與可以補強的地方,像是不包括縣外的避難居民,受診率不到3成等等,不利於了解狀況與釐清病因;反之,車諾比核災後,烏克蘭政府所做的健康調查,整理出豐富的健康受害報告,為民間時常推薦的他山之石

放射能被害の今とこれから】にもどる

トップページにもどる